枭将东徙

子将安之?

一条死得直挺挺的咸鱼。

究极混乱邪恶,刷什么都不奇怪,自拆逆真是爽fly,女孩子是世界的宝物。

东方爱|叶修|嘉德罗斯|空松

喜好度GB>GL >BG >BL

雷点是除爱相关外所有尤其是腐向CP、过激叶受&瑞金

R18G爱好者,mob热爱,口味有时候会极度男性向,不建议关注

© 枭将东徙
Powered by LOFTER

HB to 嘉嘉!

啊啊第二个七月二十八号了这次比去年还惨上次是压线失败这次是根本不在家里()
但是祝福的话还是要说的!生日快乐呀小玫瑰,希望你能一直这样纯粹、这样骄傲地走下去,遇见爱与希望。
Happy Birthday To My Rose!

【凹凸|凯莉中心】洛莉塔

  •  mob→凯莉,非常奇怪的东西,第一人称自述,含令人不适的描写

  • 漫画背景下捏造出的故事

  • 含有大量并且无聊并且拙劣透顶的《洛丽塔》原著捏他


凯莉,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凯-莉:张开嘴呼唤她,舌尖只用轻撞牙齿一次:凯莉。


我在自由丛林遇见凯莉,一场鏖战刚巧落幕。我被自己与敌人的血模糊视线,身被疮痍,没有力气思考接下来要如何保护这具已经疲弱到极点的躯体,唯一的念头竟是羡慕死掉的敌人能心安理得地高枕无忧。于是凯莉,我的缪斯女神我的赫伯我的潘多拉,她踏着鲜花,她裹挟星辰,她在这片暗淡天地中向我走来。她的嗓音...

那你第二季就死这么点人我很失望(???

【TOR|明爱】这个杀手不太冷

ONLY A 开头,懒得往下写了

隐晦的mob爱以及药物注射暗示

照例魔改物,剧情被我疯狂改动了如果要暴打我麻烦下手轻一点(???


没人说得清赵家小王爷脑袋里装得都是些什么念头,从他生下来那一刻起,就被指定为赵家下一任家主。赵家家大业大,从千年前开始就是贵族中的贵族,传承到赵公明这辈已经是个庞大得可怕的怪物。别说是含着金汤勺,钻石汤勺都有点分量过轻。然而赵小王爷的叛逆期来得过早又分外持久,十五岁那年跑出家族从此不见影踪。三年后好容易才知道这小子竟去地下黑市当了个雇佣杀手,差点把家族里的长辈气得背过气去。好说歹说也不肯回来,最后只口头答应“玩够了就乖乖继承家业”,把偌...

失眠症

摸条鱼复键复键,可能的话还会有一篇《洛莉塔》(啥
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捏他注意

魔女是不会做梦的,但偏偏凯莉是个意外。她从小时候开始失眠,成夜成夜地躺在摇椅上吮手指,瞪大眼睛看着墙壁。用“墙壁上有鸽子在咕咕叫”“那边的金盏花开了”“天已经亮啦”这样的话编织出混淆梦境与现实边境的柔软幻想。人们分不清她是在梦中呓语还是清醒着说胡话,于是从污水遍布而长满青苔的墙角挖出满是虫孑的黑土和一碰即碎的干灰色墙皮,煮成气味腥臭的褐色汤剂摁她喝下。魔女的蓝眼睛委屈得想是要融化,眼泪在里头团团乱转。有人不忍心,递给她一支粉色的棒棒糖:“喏,”那个人说,“草莓味的。”可是魔女不知道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究竟是凯莉只喝下过那...

【文评】《永生者》-而那死者必将永生

是说好的万字长评,作为一个八月十四就开学还住校的学生狗简直与网络世界隔绝于是拖了超久。然后发现这字数太impossible了我做不到啊所以小朋友们千万不要夸下海口自作孽不可活哦(?

 @Rika_♠ 

再次,向您表达敬意。

夹杂了大量个人私心以及不知是否准确的瞎理解,若是能真正读懂这篇文就好了。

文的传送门【文真的超级好看大家快去看啊真的不会吃亏会血赚(?


先说一句真的非常讨打的话,作为一个混乱邪恶只要嘉相关CP都能吃下去的嘉粉,其实,我嗑的瑞嘉是多于嘉瑞的。我的脑海中两个矛盾的念头始终纠缠在一起,想看到那位骄傲的王被扯下王座,被剥去自尊的面具,将所谓的“伪神...

明爱|快要坏掉的八音盒

然而我并没有看过原作也从来没有拥有过八音盒。

不是刀,但是也不是糖注意。


某年某月某日,赵公明心血来潮,决定亲自收拾一下房间,准确地来讲压根儿不是房间而是一栋雕梁绣柱画栋飞甍金碧耀目*就差写上财大气粗四个字的金宫。他从最小的一间开始折腾。因长久不被使用,房间灰尘遍布,颇有陈旧的年代感。小皇帝过惯养尊处优的生活,哪懂得怎么收拾房间,刚进去就被灰尘呛个半死,那身红袍也变成了灰袍,这些污秽之物入侵速度之快,甚至让赵公明来不及感慨一句朕的金宫内竟有如此肮脏龌龊之处。小皇帝吃瘪,更是下定决心非要把这件藏污纳垢的房间收拾个干干净净。拿了水桶和拖把再杀回去,还没拖几下呢,又被一个四四方方的硬...

魔女的全称是魔法少女

看开头知结尾&标题是在胡说八道系列

这篇卡壳卡了整整四天,我整个人写得快要丧失信心请大家多多包容(……)

原作背景下的非原作走向注意

就那么一个下午,一个最大特点在于它没有特点的下午,金坐在一颗大概能被称之为树的玩意儿分叉的枝丫上昏昏欲睡,凯莉坐着星月刃无声无息飞上来,压低声音跟他讲:“你知不知道魔女不能爱上人?”

这一问不要紧,原本周身睡意缠绕的金被拂过耳边的灼热气息激灵地浑身一颤,浑身一抖歪了位置便利索索地掉了下去。星月刃极快地向下一勾,好歹吊住了金的衣服没让他来个狗吃屎。金晃在半空,还没来得及道声谢谢,刺啦一下衣服不给面子地烂了,他还是没能逃脱坠落的命运,面部朝下着地。这种尴尬场景下自然...

龙胆传奇

究极OOC,为了向世界证明龙胆到底有多可爱的一篇搞笑文。有大量过去捏造。
大概是龙司(不知道怎么叫这对CP……龙胆是攻()



小林龙胆此人,在奇葩扎堆的远月也是个独领风骚的别具存在。司一席在中二时代便被早早斩于马下,其余八席,除却傲娇又傲慢的绘里奈大小姐外,皆已入了龙胆后宫。连那位自带主角气场的超棘手转校生幸平创真都乐意与龙胆来一次暗黑异物研讨会,探讨探讨食材的无限可能。后宫成员之众多,阵容之豪华,背景之庞大,怕是连某些三流后宫漫画中的主角也得自愧不如。想来若是龙胆愿意,放下菜刀立地登基后宫三千不是梦。然而堂堂小林龙胆,怎会落入俗套。这厢九席被甜言蜜语与亲密肢体接触搞得心旌摇曳,那厢龙胆端坐在昆...

我要开始以自己爽为目的产出了,噢耶。

魔女

超——OOC小短文。
非原著的我也不知道哪个旮旯里的奇幻设定,朋友们来吃口金凯吧,真的好吃啊。

魔女长得可真是好看,红色的星星头饰卡在黑色的长发上,湖蓝色的眼睛,尖尖的耳朵,青春期女孩儿已经发育的有点儿规模的胸脯。短裙和长袜之间漏出来点点白皙的大腿,拖鞋挂在脚丫上,随时要掉下去。她坐在星月刃上笑意盈盈:你说什么呀,金。身旁的小星星飞来飞去,像是生日蛋糕上无用的点缀。
金咽口口水,血管里血液像是躁动的蛇那样翻腾,胃袋空空如也,不给他一点呕吐的机会。糟了,他想,或许不踏入这片森林才是正确的选择。为时已晚。魔女笑嘻嘻。她从那弯血月上跳下来,星星紧随其后,缓慢而优雅地以天鹅之死的优美姿态把他钉在地上,她弯下...

故事与故事

一个定时发布。一篇垃圾作文。

——————————————————————————————

那个老妇人准时到来了。

蹲在墙角的女孩抬起了头,啪地一声合上了手中的书页。这个房间精致而漂亮,每一件东西放置的位置都仿佛经过计算般严丝合缝。然而走进来的那个人却破坏了这份和谐:她身材矮小,衣衫褴褛而满面沧桑,裹着一条对她来说明显过大的披肩,那上面落满的雪花正在温暖的房间之中不断融化,留下一滩又一滩黯淡的水渍。

至今女孩仍然对眼前的老妪一无所知。在见到她之前,女孩已经以公主的身份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大家都说身为公主就应该当个不谙世事的、纯真善良的女孩儿,只用等待王子来将她救出这里就算打成了自己的使...

【一发完】同床异梦[R-15|HB to墨风|长图流量杀]

被吞过一次……于是我重发了。

人物极度OOC注意


那不过是廉价的爱情替代品而已。


在此之中,逃避规则。


【练笔】吻

我想吻他,没为什么。后来我终于成功了,他极力反抗,过程中一直在咬我。我舔他的血,舌头和舌头交缠,我们两个都觉得自己是傻逼。牙齿撞嘴唇然后撕扯它。最后分开的时候我们之间拉出一道长长的血丝,本该是常出现在各种工口漫画中的银丝。“呸。”他说,“真TM疼。”


GB,抖S御姐×抖S小少年。年龄差十岁以上。

【一条咸鱼的快乐生活】嘿♂

复健用的百合小短篇【啊自家女儿真可爱好想舔怎么办

短期内都会打这个tag吧自己爽真开心呢哈哈哈

名字随便取的千万别理会特么的取完发现这是个日本的姓氏我艹?!

      神经病文风,慎  


冬天,雪,然后是冰。


在春天到来的时候冰们争先恐后地融化,变成灰黑色的污水四处横流,当初赞扬过雪之美的人纷纷抬头看向碧蓝如洗的天空,改口称赞其天空的纯净美丽。三千沢匆匆前行,米白色的靴子踏进处于半融化状态的积雪,啪叽,污水飞溅。


然而三千沢甚至没停下来抹抹自己靴子上的污水,它们就像云中的乌鸦,显...

1/2